专业职业经理人门户网站,打造中国经理人互动平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金融频道 > 正文

为什么我们会热衷金钱?别让时间和金钱都亏进去了

关键词:
25


如果你把二战后的美国生活绘成图表的话,每条有关金钱或可用金钱买到的东西的曲线,都呈急剧上升趋势。这是一座物质主义的数据丰碑。美国通胀调整后的人均收入几乎增长两倍,典型的新造房子面积增加了一倍。以前,双车库是人们的目标;现在,美国几乎是个每户三车的国家。什么都要名牌,个人电子产品和其它半个世纪前不存在的物品,现在都不再高不可攀。无论你如何绘制收入和消费图表,所有的趋势都是向上、向上、向上。但是,如果你把二战后美国人的幸福感画成图表,那些线条就如同大理石桌面那样平直。五十年代“全国民意研究中心”的调查表明,大约三分之一的美国人把自己描述为“非常幸福”。该中心每隔几年进行相似的调查,到今天,这个百分比基本上没有改变。2015年12月,《时代》杂志作了一次幸福感调查,用词有所改变。17%答复者说,他们“几乎总是”非常幸福;大约60%说自己经常感到幸福。但是,如果你再绘制一张自1950年来忧郁症发病率图表,它的曲线就显示了一种正在增长的流行疾病。临床忧郁症是两代人之前的3-10倍(根据不同的假设)。哈佛医学院的若诺·凯斯勒最近的研究估计,每年,每15个美国人中有一人会经历一场严重忧郁症发作。这种忧郁症不是指心情恶劣,而是病重得几乎不能起床。我们钱袋和腰包里的钞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可我们并不比以前幸福。对不少人来说,更多的金钱会带来忧郁。为什么会这样?我们的祖母中有很多经历过经济大萧条和战争,她们当然会告诉我们:金钱买不到幸福。我们并不听她们的话。千千万万的人,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追求金钱可以买到的东西,而不是去参加能使生活更富于满足感的活动,如培养友情、帮助别人、建立精神观念。我们好像都知道金钱买不到快乐。《时代》调查问人们,什么是他们幸福的主要来源?金钱排行第十四。可是我们的所作所为,好像挥一挥信用卡,幸福就来了。宾州大学心理学家马丁·赛利曼说,有太多的美国人认为,昂贵的消费是“通向健康快乐的捷径”。但人们不擅于预测这些捷径会把他们引向何方。当然,有不少证据表明,贫穷会带来痛苦。鲁特·温霍文是鹿特丹依拉斯穆斯大学的社会学家,他做的几项研究表明,因为不断地遭受挫折和贫穷带来的压力,穷人(在欧洲指年收入在一万美元以下)是不幸福的。不过这一切我们早就知道了。

令人惊奇的是,温霍文还发现,年收入一旦超过一万美元,金钱和幸福就开始脱钩,它们之间就没有很大的关系了。这个研究在美国也复制过,它说明我们祖母的话是有道理的。过去的二十年,大量的社会学和心理学研究说明,在金钱收入和生活幸福感之间并没有很显著的关联。《时代》调查发现,幸福感在年收入达到五万美元时会上升(美国家庭年收入的中位数在$43000)。过了这个数目,更高的收入就没有了明显的作用。伊利诺伊大学的心理学家爱德华·迪内采访了美国最富裕“福布斯400”里的一些人。他发现,“福布斯400”的幸福感只比普通大众高一点点。经常是,这些富人继续为别人的财富和名望感到妒嫉,所以大笔财产也不能为他们带来快乐感。这似乎很有道理,有一个社会学家称之为“参考焦虑”现象,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攀比”。根据这个说法,大多数人是通过和别人比较来评判自己的财富的。人们一般不会问自己:我的房子满足了我的需要吗?而是问:我的房子比邻居的更好吗?如果你有一幢二卧室的房子,你周围的人都拥有二卧房子,你的参考焦虑就比较低,你的二卧房子就显得很不错了。但是如果你的二卧房子周围都是三卧、四卧的房子,街角还有人把现有房子拆掉、造一座豪宅,你的参考焦虑就上升了。你祖父母认为很好的这幢二卧房子,忽然就不够好了。这样,你在这座房子上花的钱,就不再为你带来幸福的感觉了。这种急剧上升的参考焦虑,来自不断增加的收入分布差异。换句话说,富人越来越富,而其他人对这很不满意。在美国历史的大部分时期,多数人住在小城镇或生活条件都差不多的大城市里,所以参考焦虑就很低。而且,相对来说,以前大多数人对别人的优裕生活了解得很少。但在最近几十年中,新的经济力量改变了一切。最高5% 的家庭收入急剧增长,产生了一大群人,他们的生活比中产阶级明显富裕,扩大了我们的参考焦虑。这些富裕的少数人,房子越住越大,在每套衣服上花的钱比别人一个月的房租还多。这都助长了中产阶级的焦虑,虽然中产阶级的日子过得并不差。在收入高度均等化的国家如北欧,幸福感经常比收入差异大的国家(如美国)更高。同时,电视和网络使人们更容易地了解富人的生活(不去管他们是否幸福)。你想看看川普的镀金世界吗?打开电视,他会给你看。想知道比尔·盖茨66000平方英尺的大豪宅是什么模样?只需到网上去下载它的平面图!这是一个似是而非的现象:在今天财富那么显眼的社会,恰恰是金钱的增长触发了人们的不满足感。

如果你把二战后的美国生活绘成图表的话,每条有关金钱或可用金钱买到的东西的曲线,都呈急剧上升趋势。这是一座物质主义的数据丰碑。美国通胀调整后的人均收入几乎增长两倍,典型的新造房子面积增加了一倍。以前,双车库是人们的目标;现在,美国几乎是个每户三车的国家。什么都要名牌,个人电子产品和其它半个世纪前不存在的物品,现在都不再高不可攀。无论你如何绘制收入和消费图表,所有的趋势都是向上、向上、向上。但是,如果你把二战后美国人的幸福感画成图表,那些线条就如同大理石桌面那样平直。五十年代“全国民意研究中心”的调查表明,大约三分之一的美国人把自己描述为“非常幸福”。该中心每隔几年进行相似的调查,到今天,这个百分比基本上没有改变。2015年12月,《时代》杂志作了一次幸福感调查,用词有所改变。17%答复者说,他们“几乎总是”非常幸福;大约60%说自己经常感到幸福。但是,如果你再绘制一张自1950年来忧郁症发病率图表,它的曲线就显示了一种正在增长的流行疾病。临床忧郁症是两代人之前的3-10倍(根据不同的假设)。哈佛医学院的若诺·凯斯勒最近的研究估计,每年,每15个美国人中有一人会经历一场严重忧郁症发作。这种忧郁症不是指心情恶劣,而是病重得几乎不能起床。我们钱袋和腰包里的钞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可我们并不比以前幸福。对不少人来说,更多的金钱会带来忧郁。为什么会这样?我们的祖母中有很多经历过经济大萧条和战争,她们当然会告诉我们:金钱买不到幸福。我们并不听她们的话。千千万万的人,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追求金钱可以买到的东西,而不是去参加能使生活更富于满足感的活动,如培养友情、帮助别人、建立精神观念。我们好像都知道金钱买不到快乐。《时代》调查问人们,什么是他们幸福的主要来源?金钱排行第十四。可是我们的所作所为,好像挥一挥信用卡,幸福就来了。宾州大学心理学家马丁·赛利曼说,有太多的美国人认为,昂贵的消费是“通向健康快乐的捷径”。但人们不擅于预测这些捷径会把他们引向何方。当然,有不少证据表明,贫穷会带来痛苦。鲁特·温霍文是鹿特丹依拉斯穆斯大学的社会学家,他做的几项研究表明,因为不断地遭受挫折和贫穷带来的压力,穷人(在欧洲指年收入在一万美元以下)是不幸福的。不过这一切我们早就知道了。

对物质的期待不断上升,再多的金钱也只能带来更多的欲望。“人们对物质和和生活经历的欲求和战后的收入同步增长,” 迪内说。人们在经济阶梯上越爬越高,几乎很快就不再对已改善的生活条件感恩,而又去关注自己还没有获得的东西了。假设你在二卧房子里住了好几年,一直在梦想三卧室房子。到你总算得到了三卧室房子时,你会感到幸福吗?不一定。三卧室房子会变得很普通,你又会向往有四卧的房子。有一个事实很能说明金钱永不使人满足的道理:民意调查表明,无论有什么样的收入水平,美国人都相信要有更多的钱才能过上好日子。甚至那些收入很高的人都说,还需要更多的金钱。似乎我们已经习惯于认为自己钱不够用,虽然客观地说,我们的生活还是很舒适的。另一方面,如果我们认为自己的运气在改善,我们就会有幸福感。华盛顿布鲁金斯学院的经济学家凯洛·格莱姆发现,人们对未来的期待,比目前状况更能影响幸福感。格莱姆认为,生活水平中等、但期待未来日子更好的人们,较之那些现在过得很好、但对未来生活水平的改善没有期待的人们,前者更幸福。想象两个人:一个年收入五万美元、但期待10% 的提薪;另一个收入15万美元,但不会有任何薪金的增长。从财富角度来说,第二个人比第一个人好,但第一个更倾向于对生活有满足感。你知道吗,美国在近二十年中的收入并没有可观的增长。中产阶级的收入增长几乎停止不前。虽然家庭实际年收入的中位数比以往任何时期都高,自1984年来,家庭收入中位数只增加了15% 。这意味着大多数人的日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过得好,但并不期待近期内有继续改善。人们一般会关注负面的现象,而不去理睬正面的状况。生活水平、教育水平和美国其它社会幸福的基本指标,自战后时期以来快速、大量地得到改善,似乎不可能再有大踏步的进展。如果典型的新造房子面积为2300平方英尺,如果多于一半的高中毕业生继续升学,如果美国的汽车和货运车比持驾照的人数还多(都是最新的数据),那么这个国家可能更需要稳定和均等,而不是更多的财富。我们习惯于认为,如果每年不挣更多的钱,那一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头。因为有这种观念,美国的高生活水平很可能反而成了幸福感的障碍。我们迷恋于获取更多,所以不能对已经拥有的东西心存感激。当然,从大局来看,大多数美国人物质条件舒适但仍有牢骚,总比穷困潦倒的状况好。而且不要忘记:八个美国人中有一个是穷人。在美国的富足之中,贫穷仍然是一个赤裸裸的现实。除了心理学和社会学以外,最后还有一个金钱买不到幸福的原因:生活中真正重要的东西是商店里买不到的。爱、友谊、家庭、尊重、社会地位、生命的意义,这些才是给人带来满足感的根本,是不能用金钱购买的。每个人都需要一定数量的金钱,但追求金钱而非追求意义,必定造成人的不满。太多的美国人把物质主义和工作-消费的循环当作人生的主要目标,然后他们又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不幸福。

如果你把二战后的美国生活绘成图表的话,每条有关金钱或可用金钱买到的东西的曲线,都呈急剧上升趋势。这是一座物质主义的数据丰碑。美国通胀调整后的人均收入几乎增长两倍,典型的新造房子面积增加了一倍。以前,双车库是人们的目标;现在,美国几乎是个每户三车的国家。什么都要名牌,个人电子产品和其它半个世纪前不存在的物品,现在都不再高不可攀。无论你如何绘制收入和消费图表,所有的趋势都是向上、向上、向上。但是,如果你把二战后美国人的幸福感画成图表,那些线条就如同大理石桌面那样平直。五十年代“全国民意研究中心”的调查表明,大约三分之一的美国人把自己描述为“非常幸福”。该中心每隔几年进行相似的调查,到今天,这个百分比基本上没有改变。2015年12月,《时代》杂志作了一次幸福感调查,用词有所改变。17%答复者说,他们“几乎总是”非常幸福;大约60%说自己经常感到幸福。但是,如果你再绘制一张自1950年来忧郁症发病率图表,它的曲线就显示了一种正在增长的流行疾病。临床忧郁症是两代人之前的3-10倍(根据不同的假设)。哈佛医学院的若诺·凯斯勒最近的研究估计,每年,每15个美国人中有一人会经历一场严重忧郁症发作。这种忧郁症不是指心情恶劣,而是病重得几乎不能起床。我们钱袋和腰包里的钞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可我们并不比以前幸福。对不少人来说,更多的金钱会带来忧郁。为什么会这样?我们的祖母中有很多经历过经济大萧条和战争,她们当然会告诉我们:金钱买不到幸福。我们并不听她们的话。千千万万的人,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追求金钱可以买到的东西,而不是去参加能使生活更富于满足感的活动,如培养友情、帮助别人、建立精神观念。我们好像都知道金钱买不到快乐。《时代》调查问人们,什么是他们幸福的主要来源?金钱排行第十四。可是我们的所作所为,好像挥一挥信用卡,幸福就来了。宾州大学心理学家马丁·赛利曼说,有太多的美国人认为,昂贵的消费是“通向健康快乐的捷径”。但人们不擅于预测这些捷径会把他们引向何方。当然,有不少证据表明,贫穷会带来痛苦。鲁特·温霍文是鹿特丹依拉斯穆斯大学的社会学家,他做的几项研究表明,因为不断地遭受挫折和贫穷带来的压力,穷人(在欧洲指年收入在一万美元以下)是不幸福的。不过这一切我们早就知道了。

赚钱是一件理直气壮的事情,但是在就业和择业的时候,眼睛千万不能只盯着钱看,如果你只盯着钱看,你很可能会错过其他更重要的东西,很容易迷失自己。本文选自《20几岁,你为什么害怕来不及》,作者林夏萨摩,黑天鹅图书出品 。1今年5月,一个很久没有联络的人,更为准确地说是我一个朋友的弟弟,阿辉,突然找到了我,说他最近失业了,求抱大腿,求推荐工作。我说,我现在的公司近期没有招人计划,而且,如果我帮你推荐,应该也是上海地区,我的人脉还没有广泛到可以异地帮朋友找工作的地步。他说,哦,我不知道,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本来是打算离开苏州回老家发展的,但是又听说老家的工资很低,我就不想回去了。我说,老家的工资低是自然的,毕竟是二、三线城市,不比北上广。你应该也知道,像北上广这样经济发达地区的显著特点就是,高收入、高消费,本质是一样的。“那你以前的公司还招人吗?”他问。“我以前在广告公司工作,如果你要进,要么你是广告相关专业,懂广告、营销;要么你英语好,能够用英文流利沟通做介绍;要么你会文案、策划、设计、执行的任何一个方面,否则,我是没有办法把你推荐到我上一家公司,或者任何一家广告公司的。“我虽然混过广告这个圈子,多少认识点朋友,但我不会自砸招牌、自毁名声的,也不能对你不负责任,胡乱地将你推荐到一个待不长久的公司。如果你什么都不会,就算别人看了我的面子安排你入职,回头还是会找一个理由把你炒掉。坦白说,我的面子也没有大到可以让我任何一个前老板或朋友的公司养一个闲人的地步。这样说,有点残酷,但事实如此。其实我想知道的是,你有什么可以谋生的特长或技能吗?这样方便我对症下药地帮你推荐工作。”“特长?反正不是靠身体就行。”“很好,你充分地发挥了自己的幽默感。能认真一点吗?”“我就是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特长啊,不然找你干吗?不就是看你在上海混得好像还不错的样子,至少比我哥混得好。”“然而并没有。那你以前学的是什么?没有想过做与专业相关的工作吗?”“数控机床啊,但我不想做这个。”

如果你把二战后的美国生活绘成图表的话,每条有关金钱或可用金钱买到的东西的曲线,都呈急剧上升趋势。这是一座物质主义的数据丰碑。美国通胀调整后的人均收入几乎增长两倍,典型的新造房子面积增加了一倍。以前,双车库是人们的目标;现在,美国几乎是个每户三车的国家。什么都要名牌,个人电子产品和其它半个世纪前不存在的物品,现在都不再高不可攀。无论你如何绘制收入和消费图表,所有的趋势都是向上、向上、向上。但是,如果你把二战后美国人的幸福感画成图表,那些线条就如同大理石桌面那样平直。五十年代“全国民意研究中心”的调查表明,大约三分之一的美国人把自己描述为“非常幸福”。该中心每隔几年进行相似的调查,到今天,这个百分比基本上没有改变。2015年12月,《时代》杂志作了一次幸福感调查,用词有所改变。17%答复者说,他们“几乎总是”非常幸福;大约60%说自己经常感到幸福。但是,如果你再绘制一张自1950年来忧郁症发病率图表,它的曲线就显示了一种正在增长的流行疾病。临床忧郁症是两代人之前的3-10倍(根据不同的假设)。哈佛医学院的若诺·凯斯勒最近的研究估计,每年,每15个美国人中有一人会经历一场严重忧郁症发作。这种忧郁症不是指心情恶劣,而是病重得几乎不能起床。我们钱袋和腰包里的钞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可我们并不比以前幸福。对不少人来说,更多的金钱会带来忧郁。为什么会这样?我们的祖母中有很多经历过经济大萧条和战争,她们当然会告诉我们:金钱买不到幸福。我们并不听她们的话。千千万万的人,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追求金钱可以买到的东西,而不是去参加能使生活更富于满足感的活动,如培养友情、帮助别人、建立精神观念。我们好像都知道金钱买不到快乐。《时代》调查问人们,什么是他们幸福的主要来源?金钱排行第十四。可是我们的所作所为,好像挥一挥信用卡,幸福就来了。宾州大学心理学家马丁·赛利曼说,有太多的美国人认为,昂贵的消费是“通向健康快乐的捷径”。但人们不擅于预测这些捷径会把他们引向何方。当然,有不少证据表明,贫穷会带来痛苦。鲁特·温霍文是鹿特丹依拉斯穆斯大学的社会学家,他做的几项研究表明,因为不断地遭受挫折和贫穷带来的压力,穷人(在欧洲指年收入在一万美元以下)是不幸福的。不过这一切我们早就知道了。

“不如,我换一个方式问你,你有想过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吗?”“钱,我就想赚钱,你这不是废话吗!”他的答案非常简单直白,对话到这里,我觉得自己应该是帮不到他了。其实,每一次,当我问一个处在迷茫中的人“你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吗”这个问题的时候,期待的是通过对方一个有营养的答案了解到他更深层次的特质和需求,这样我就能够结合对方的心理状态和客观条件,为他提供更具可执行性的建议。但奇怪的是,有很多次,我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对方的答案都是简洁明了又毫无意义的一个字——钱!Comeon,谁不想要钱。在这个世界上,也许有不喜欢钱的人,但绝对没有不需要钱的人。除了极少数不食人间烟火的人,穷人、富人,虽然每一个人的位置和处境各不相同,但人类追逐金钱的欲望和立场却是惊人地一致。所以,想要钱,具体到某一个人身上,并不是一个具有“特殊性”和“代表性”的有效答案。“可能,你真的要好好地想想这个问题了。”“那我就不知道了,除了钱,我想不到别的答案。”“不论你做什么工作,都能赚到钱,只是钱多和钱少的差别。我担心的是,如果你完全只是奔着钱去做一份工作,结果不但没赚到钱,而且还会很不开心。我看过太多这种例子了,自己以前也曾把赚钱当作目标去找工作,每一次,都做不了多久就离职了。所以,我才会觉得透过‘需要钱’和‘想赚钱’这样的表象,搞清楚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是一个得以一展能力与才华的平台,是轻松愉快的工作氛围,是赢得他人的尊重与认可,还是别的什么东西,这才是最重要的。”“我就是心里没底啊,很茫然,不然也不会来找你了。老板连上个月的工资都还没发给我,我现在连吃饭都是个问题。”看着南京东路的车水马龙人潮汹涌,他忽然转过脸很认真地问我,“你觉得我适合在上海工作吗?我能在这里生存下去吗?”没有什么能不能的,每一天都有人满怀期望地来到这里,每一天也都有人落寞失意地离开这里。其实,只要你愿意努力,愿意奋斗,在哪里都一样。上海再牛逼,你现在还不是踩在这片土地上?2自从3月起,我陆续地在一些公开的平台上发表文章后,几乎每一个星期,微博私信都会出现这样两种留言:一种是,姐姐,我今年就要毕业了,但是我不知道要找什么样的工作,大学里学的并不是自己喜欢的专业,现在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你能给我点建议吗?

如果你把二战后的美国生活绘成图表的话,每条有关金钱或可用金钱买到的东西的曲线,都呈急剧上升趋势。这是一座物质主义的数据丰碑。美国通胀调整后的人均收入几乎增长两倍,典型的新造房子面积增加了一倍。以前,双车库是人们的目标;现在,美国几乎是个每户三车的国家。什么都要名牌,个人电子产品和其它半个世纪前不存在的物品,现在都不再高不可攀。无论你如何绘制收入和消费图表,所有的趋势都是向上、向上、向上。但是,如果你把二战后美国人的幸福感画成图表,那些线条就如同大理石桌面那样平直。五十年代“全国民意研究中心”的调查表明,大约三分之一的美国人把自己描述为“非常幸福”。该中心每隔几年进行相似的调查,到今天,这个百分比基本上没有改变。2015年12月,《时代》杂志作了一次幸福感调查,用词有所改变。17%答复者说,他们“几乎总是”非常幸福;大约60%说自己经常感到幸福。但是,如果你再绘制一张自1950年来忧郁症发病率图表,它的曲线就显示了一种正在增长的流行疾病。临床忧郁症是两代人之前的3-10倍(根据不同的假设)。哈佛医学院的若诺·凯斯勒最近的研究估计,每年,每15个美国人中有一人会经历一场严重忧郁症发作。这种忧郁症不是指心情恶劣,而是病重得几乎不能起床。我们钱袋和腰包里的钞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可我们并不比以前幸福。对不少人来说,更多的金钱会带来忧郁。为什么会这样?我们的祖母中有很多经历过经济大萧条和战争,她们当然会告诉我们:金钱买不到幸福。我们并不听她们的话。千千万万的人,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追求金钱可以买到的东西,而不是去参加能使生活更富于满足感的活动,如培养友情、帮助别人、建立精神观念。我们好像都知道金钱买不到快乐。《时代》调查问人们,什么是他们幸福的主要来源?金钱排行第十四。可是我们的所作所为,好像挥一挥信用卡,幸福就来了。宾州大学心理学家马丁·赛利曼说,有太多的美国人认为,昂贵的消费是“通向健康快乐的捷径”。但人们不擅于预测这些捷径会把他们引向何方。当然,有不少证据表明,贫穷会带来痛苦。鲁特·温霍文是鹿特丹依拉斯穆斯大学的社会学家,他做的几项研究表明,因为不断地遭受挫折和贫穷带来的压力,穷人(在欧洲指年收入在一万美元以下)是不幸福的。不过这一切我们早就知道了。

另一种是,我工作有一段时间了,但最近才发现自己并不喜欢现在的工作,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辞职吧,又不知道下一份工作找什么样的,现在真的很苦恼,不知道怎么办了。以上两种是普遍存在于“80后”和“90后”人群中的问题,为什么呢?客观上来讲,我们国家的教育体制一直偏重于培养学生的基础知识和应试能力,而忽略对学生个性的塑造和独立性的培养。所以,很多时候,当我们走出象牙塔,进入社会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自己该走什么样的路,想走什么样的路。就算是少数高校,在校期间对学生进行过职业生涯规划,但大部分时候,那所谓的职业生涯规划都是形式主义的走过场,写一篇命题作文一样的东西应付差事就完了,在学生日后的就业中并没有起到过实际、有效的引导作用。主观上来讲,大部分的中国学生,是把“战胜高考,进入理想的大学”当作人生目标的,他们并没有认真地想过,那以后自己想做什么。很少有人,在当初考大学填志愿的时候,就已经非常清楚地认识到,我现在填的这个学校、这个专业,是关乎我将来就业的,是很可能决定我以后的人生道路怎么走的。大部分人是填了家长和老师推荐的学校和专业,所以,当他们离开学校时,才突然发现,这并不是他们想要的。当然,我并不片面地认为,你学什么专业将来就一定会做什么职业,只是我们应该都承认,大学里所学的,很大程度地影响和决定了我们将来的就业方向。意识到这一点,能够帮助我们在职业选择上少走弯路。当我们每一个人在面临就业和择业又没有清晰的目标和方向时,我们是否可以顺着这样的逻辑框架进行思考:

如果你把二战后的美国生活绘成图表的话,每条有关金钱或可用金钱买到的东西的曲线,都呈急剧上升趋势。这是一座物质主义的数据丰碑。美国通胀调整后的人均收入几乎增长两倍,典型的新造房子面积增加了一倍。以前,双车库是人们的目标;现在,美国几乎是个每户三车的国家。什么都要名牌,个人电子产品和其它半个世纪前不存在的物品,现在都不再高不可攀。无论你如何绘制收入和消费图表,所有的趋势都是向上、向上、向上。但是,如果你把二战后美国人的幸福感画成图表,那些线条就如同大理石桌面那样平直。五十年代“全国民意研究中心”的调查表明,大约三分之一的美国人把自己描述为“非常幸福”。该中心每隔几年进行相似的调查,到今天,这个百分比基本上没有改变。2015年12月,《时代》杂志作了一次幸福感调查,用词有所改变。17%答复者说,他们“几乎总是”非常幸福;大约60%说自己经常感到幸福。但是,如果你再绘制一张自1950年来忧郁症发病率图表,它的曲线就显示了一种正在增长的流行疾病。临床忧郁症是两代人之前的3-10倍(根据不同的假设)。哈佛医学院的若诺·凯斯勒最近的研究估计,每年,每15个美国人中有一人会经历一场严重忧郁症发作。这种忧郁症不是指心情恶劣,而是病重得几乎不能起床。我们钱袋和腰包里的钞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可我们并不比以前幸福。对不少人来说,更多的金钱会带来忧郁。为什么会这样?我们的祖母中有很多经历过经济大萧条和战争,她们当然会告诉我们:金钱买不到幸福。我们并不听她们的话。千千万万的人,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追求金钱可以买到的东西,而不是去参加能使生活更富于满足感的活动,如培养友情、帮助别人、建立精神观念。我们好像都知道金钱买不到快乐。《时代》调查问人们,什么是他们幸福的主要来源?金钱排行第十四。可是我们的所作所为,好像挥一挥信用卡,幸福就来了。宾州大学心理学家马丁·赛利曼说,有太多的美国人认为,昂贵的消费是“通向健康快乐的捷径”。但人们不擅于预测这些捷径会把他们引向何方。当然,有不少证据表明,贫穷会带来痛苦。鲁特·温霍文是鹿特丹依拉斯穆斯大学的社会学家,他做的几项研究表明,因为不断地遭受挫折和贫穷带来的压力,穷人(在欧洲指年收入在一万美元以下)是不幸福的。不过这一切我们早就知道了。

一、我的兴趣和爱好分别是什么?我到底喜欢什么?

二、我有什么特长和技能?我的这些特长和技能是可以用来谋生的吗?

三、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我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我的长板和短板分别是什么?

四、一份工作,我最看重的是什么。你不是神,不能拥有一切想要的,总要做一些取舍。是令人艳羡的高工资和好福利?是公司文化氛围好、领导开明、同事和睦、俊男美女多、文娱活动丰富,还是发展前景好、将来前途不可估量?如果以上几点不能同时满足的话,那么又要按照怎样的重要优先次序进行排列和选择?

五、试着透过现象看本质。比如,当一个人说他希望找那种文化氛围开放活泼的公司,也许他真正想要表达的是,我是一个喜欢自由、不太喜欢被束缚的人,那国企和国家事业单位就要先被排除了;当一个人说,她想进入那种每年有出国旅游和高端年会派对的公司,那么她更适合的也许是软硬件高大上、注重员工福利的外企。

六、如果可以的话,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且从中赚到钱。据说,这是最幸福的活法。

七、在就业和择业时,可以向那些较自己年长、具备一定的社会阅历,又对自己有几分了解的人寻求建议。但是最终做决定的人,仍应当是你自己。人生是自己的,选择当然要自己做。

八、现在这个时代,变化太快,变数太多。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最好的选择,是选择那些极具发展前景的朝阳行业和职业。当你经过几番比较和权衡,终于锁定了一个答案时,试着将时间轴拉长,如果快进三年或五年,这个行业、这个职业依然能持续发展吗?举个反例,我是2008年进入大学的,那个时候爸妈觉得读英语专业挺好的,毕业了,就算是不当英语老师,做外贸也是挺好的,但真相却是,2012年我大学毕业后外贸行业并不景气,已经错过了中国对外贸易的“黄金十年”。

九、如果可以,从现在开始着手培养你的第二职业技能。早在2009年,斯坦福大学“商业领袖和企业家”的公开课上,校长约翰·汉纳森就曾经说过,21世纪正逐渐拥有这样一个特点,人们不再只拥有一个固定的职业,而是经常随时间变换职业,他们不得不学习不同的技术,这样才能进入更为宽广的职业发展领域。所以说,我们不如从现在开始培养自己的多元职业能力,以便将来拥有更多选择的权利。这是现代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众多领域的大佬们纷纷跨界创业呢?他们也害怕自己所在行业和领域被淘汰啊,更何况我们这些普通人呢。

十、等有一天我们的能力到位了,薪水和福利自然也会到位。社会不是象牙塔,很残酷,也很现实。没有任何一个老板和HR是傻瓜,一个员工具备什么样的能力,能坐到什么位置,能做成什么事情,他们心里有一本比你计算得还要精准的账。如果能力与野心匹配,自然能得到想要的薪资,竞争这么激烈,老板也会担心人才流失,必然会用高薪去留住有用之才。如果能力与野心不匹配,那就一边培养能力,一边呵护野心,直到他们给到你想要的薪资和待遇,如果他们没有给,一个真正有能力的人还怕跳槽找不到好工作吗?一个人的社会价值和自我价值是统一的,在我们要求社会和公司等,给予我们一些东西之前,首先应该想清楚我们能创造什么样的价值,不然我们根本就没有谈判的筹码。

十一、赚钱是一件理直气壮的事情,但是在就业和择业的时候,眼睛千万不能只盯着钱看,如果你只盯着钱看,你很可能会错过其他更重要的东西,很容易迷失自己。其实我在做广告之前,分别进过外贸公司、连锁酒店和红酒公司,我当初试图进入这几个行业的动机都很单纯——赚钱。那时我认为在外贸公司做业务、星级酒店做管理和红酒公司做销售都是来钱快的几条路子,可是这三家公司,我都只工作了不到三个月,因为不适合我。外贸公司的业务部每天做的事情,就是维护老客户、跟进新客户,顺便处理下售后问题,每天如此,很枯燥。连锁酒店是一种什么样的地方,是最不需要个性和自我的地方,客人永远排在第一位,哪怕他是错的,哪怕他很没素质,你都得让着他,百般礼遇他,这点对于一个从小到大都是信奉黑就是黑、白就是白的我,有点困难。至于我做不了红酒公司的优秀销售的原因就更简单了:一是,我很害怕被客户拒绝;二是,我很难把一瓶普普通通的红酒吹得天花乱坠。但广告不一样,可以不断接触新的品牌和新的案子,永远有新鲜和刺激。但策划不一样,它就是需要你有个性、有想法,才能更好地完成工作。但广告圈子不一样,与你接触沟通的甲方客户,大部分都是很有品位、很有要求的人,跟他们在一起,能把每一个案子都变成一种充电学习。最理想的工作,不仅能让你赚到钱,更能发挥你的特质、做得开心,这样你工作日的8小时才不是为了金钱出卖自己的煎熬。人生在世,天大地大,快乐最大,钱只是手段和途径,不必当作目标。金钱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等值量化的工具,我们需要钱,也不过是需要这个工具来交换获得相应的产品和服务等,它只是表象和工具,并非本质。所以,除了钱以外,你还想要的东西,多半才是你真正想要的东西。我最欣赏的一种活法是,左手现实,右手梦想。牛奶和面包都要有,但诗和远方也不会忘。也许,你说我太天真,太过理想主义,可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这样想呢?这个世界,会不会完全是另外一番光景?

如果你把二战后的美国生活绘成图表的话,每条有关金钱或可用金钱买到的东西的曲线,都呈急剧上升趋势。这是一座物质主义的数据丰碑。美国通胀调整后的人均收入几乎增长两倍,典型的新造房子面积增加了一倍。以前,双车库是人们的目标;现在,美国几乎是个每户三车的国家。什么都要名牌,个人电子产品和其它半个世纪前不存在的物品,现在都不再高不可攀。无论你如何绘制收入和消费图表,所有的趋势都是向上、向上、向上。但是,如果你把二战后美国人的幸福感画成图表,那些线条就如同大理石桌面那样平直。五十年代“全国民意研究中心”的调查表明,大约三分之一的美国人把自己描述为“非常幸福”。该中心每隔几年进行相似的调查,到今天,这个百分比基本上没有改变。2015年12月,《时代》杂志作了一次幸福感调查,用词有所改变。17%答复者说,他们“几乎总是”非常幸福;大约60%说自己经常感到幸福。但是,如果你再绘制一张自1950年来忧郁症发病率图表,它的曲线就显示了一种正在增长的流行疾病。临床忧郁症是两代人之前的3-10倍(根据不同的假设)。哈佛医学院的若诺·凯斯勒最近的研究估计,每年,每15个美国人中有一人会经历一场严重忧郁症发作。这种忧郁症不是指心情恶劣,而是病重得几乎不能起床。我们钱袋和腰包里的钞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可我们并不比以前幸福。对不少人来说,更多的金钱会带来忧郁。为什么会这样?我们的祖母中有很多经历过经济大萧条和战争,她们当然会告诉我们:金钱买不到幸福。我们并不听她们的话。千千万万的人,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追求金钱可以买到的东西,而不是去参加能使生活更富于满足感的活动,如培养友情、帮助别人、建立精神观念。我们好像都知道金钱买不到快乐。《时代》调查问人们,什么是他们幸福的主要来源?金钱排行第十四。可是我们的所作所为,好像挥一挥信用卡,幸福就来了。宾州大学心理学家马丁·赛利曼说,有太多的美国人认为,昂贵的消费是“通向健康快乐的捷径”。但人们不擅于预测这些捷径会把他们引向何方。当然,有不少证据表明,贫穷会带来痛苦。鲁特·温霍文是鹿特丹依拉斯穆斯大学的社会学家,他做的几项研究表明,因为不断地遭受挫折和贫穷带来的压力,穷人(在欧洲指年收入在一万美元以下)是不幸福的。不过这一切我们早就知道了。

许多培训经理为了加强培训效果的管理,要求员工训后填写训后评估表(5点收获+3点承诺改进+1项立即行动)。但是想法虽好,实践中却出现了很多问题,员工不领情,他觉得麻烦,甚至抛出以后不参加培训的话,让培训经理疲于奔命。那么,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改进呢?员工外出培训之所以这么难做,问题的关键是,员工提到的这些531基本上也没有获得上级的回应,就更别说去执行与应用培训所学了。531本来是一件好事,怎么最后变成这样的一个结果呢?531是一件有意义的事,可以让员工回顾培训所学,同时对自己许下改进承诺。但是最关键的是落实。

1、与学分挂钩很多时候,我们将培训效果与报销结合在一起。看起来与报销挂钩似乎是一手绝招,但是实际上员工有很多可以反制的地方:比如,拖拉不报,而你是需要结案的,他拖拉不报,最后累着的是培训经理。另外,就是他虽然填写了,你根据这些进行了报销,但是后续他是否兑现了他的承诺,则你就缺少手段去监控,于是他可以随便写531,真真假假之间,让你疲于应付。虽然你要求他的直接上级签字,但是大概他的上级对这事也不怎么看重,当作是走走过场,完成一个报销手续而已。最后只有你在那儿无奈吐血。跟学分挂钩的好处,就是可以监控到他的531承诺是否兑现。将培训管理的过程延长到他兑现承诺为止,而不是报销。你可以规定他必须兑现承诺,方可以算培训合格,拿到相应学分。甚至要求他拿出具体的行动计划来,比如训后一周干什么,训后3周干什么,训后3个月干什么,每一步行动结果都要有其直接领导签字确认方可。只有当他将他自己的承诺全部兑现后,他参与的这个培训才算是合格,才可以拿到学分。这个最大的好处是给了双方一个缓冲期,同时,也比较符合培训后的应用需要时间这一特点。

2、与发展晋升挂钩他未来能不能参与其它空缺岗位的竞聘或者进一步的发展,就要以其过往获得相关合格认证的培训作为资格条件,而这些都是有学分的。如果没有这一步,光有学分是没有任何用的,因为他仍不在意。任何企业如果推广学分制,而不与员工发展晋升挂钩,基本上都属于无用的学分制。当然,推行学分制的另一个前提,就是你的课程体系是否清晰。没有这个东东,学分在与员工晋升发展挂钩的实践操作中就会有比较多的问题,甚至是无法执行下去。当学分与晋升发展挂钩时,你所要求的531他就要慎重考虑了。他的上级也要慎重考虑了。

3、成果跟踪和展示我们对好好兑现了自己诺言的人当然要创造平台让其风光一回。我们可以在年末举行531大赛获成果展示。每一个人对自己的改进取得了什么成果,获得了怎样的成长都可以拿出来展示分享。对其中优秀的个人予以表彰。同时,我们也可以借助这个531活动,将其打造为学习领域的QC改善活动。企业生产制造系统经常有QC活动,这个531本质就是对自己工作的改善,也比较契合企业的改善文化与精神,所以推行起来应该不太难。如果你们企业有QC发布大赛活动,那么我建议你将531活动与QC发布活动绑定一起进行。通过这些活动一是展示了学习的成效,二也是对参训员工的一个激励。4、建立黑名单你可以通过学员在531活动上的历史表现,评估是不是值得为其作进一步的学习投资。如果一个员工老是不完成自己的承诺,那么很明显,企业花在他身上的钱基本上是白投了。那么未来,如果再有他的外训申请,请一律慎重考虑。同时,对于那些经常兑现自己承诺的学员,不妨加大对他的学习投入。

如果你把二战后的美国生活绘成图表的话,每条有关金钱或可用金钱买到的东西的曲线,都呈急剧上升趋势。这是一座物质主义的数据丰碑。美国通胀调整后的人均收入几乎增长两倍,典型的新造房子面积增加了一倍。以前,双车库是人们的目标;现在,美国几乎是个每户三车的国家。什么都要名牌,个人电子产品和其它半个世纪前不存在的物品,现在都不再高不可攀。无论你如何绘制收入和消费图表,所有的趋势都是向上、向上、向上。但是,如果你把二战后美国人的幸福感画成图表,那些线条就如同大理石桌面那样平直。五十年代“全国民意研究中心”的调查表明,大约三分之一的美国人把自己描述为“非常幸福”。该中心每隔几年进行相似的调查,到今天,这个百分比基本上没有改变。2015年12月,《时代》杂志作了一次幸福感调查,用词有所改变。17%答复者说,他们“几乎总是”非常幸福;大约60%说自己经常感到幸福。但是,如果你再绘制一张自1950年来忧郁症发病率图表,它的曲线就显示了一种正在增长的流行疾病。临床忧郁症是两代人之前的3-10倍(根据不同的假设)。哈佛医学院的若诺·凯斯勒最近的研究估计,每年,每15个美国人中有一人会经历一场严重忧郁症发作。这种忧郁症不是指心情恶劣,而是病重得几乎不能起床。我们钱袋和腰包里的钞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可我们并不比以前幸福。对不少人来说,更多的金钱会带来忧郁。为什么会这样?我们的祖母中有很多经历过经济大萧条和战争,她们当然会告诉我们:金钱买不到幸福。我们并不听她们的话。千千万万的人,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追求金钱可以买到的东西,而不是去参加能使生活更富于满足感的活动,如培养友情、帮助别人、建立精神观念。我们好像都知道金钱买不到快乐。《时代》调查问人们,什么是他们幸福的主要来源?金钱排行第十四。可是我们的所作所为,好像挥一挥信用卡,幸福就来了。宾州大学心理学家马丁·赛利曼说,有太多的美国人认为,昂贵的消费是“通向健康快乐的捷径”。但人们不擅于预测这些捷径会把他们引向何方。当然,有不少证据表明,贫穷会带来痛苦。鲁特·温霍文是鹿特丹依拉斯穆斯大学的社会学家,他做的几项研究表明,因为不断地遭受挫折和贫穷带来的压力,穷人(在欧洲指年收入在一万美元以下)是不幸福的。不过这一切我们早就知道了。

猜您感兴趣:‍‍‍‍‍‍‍‍职业经理人网   ‍‍‍‍资本运营‍‍‍‍  金融频道‍‍  财经频道  企业管理‍‍‍‍‍‍‍‍‍

如果你把二战后的美国生活绘成图表的话,每条有关金钱或可用金钱买到的东西的曲线,都呈急剧上升趋势。这是一座物质主义的数据丰碑。美国通胀调整后的人均收入几乎增长两倍,典型的新造房子面积增加了一倍。以前,双车库是人们的目标;现在,美国几乎是个每户三车的国家。什么都要名牌,个人电子产品和其它半个世纪前不存在的物品,现在都不再高不可攀。无论你如何绘制收入和消费图表,所有的趋势都是向上、向上、向上。但是,如果你把二战后美国人的幸福感画成图表,那些线条就如同大理石桌面那样平直。五十年代“全国民意研究中心”的调查表明,大约三分之一的美国人把自己描述为“非常幸福”。该中心每隔几年进行相似的调查,到今天,这个百分比基本上没有改变。2015年12月,《时代》杂志作了一次幸福感调查,用词有所改变。17%答复者说,他们“几乎总是”非常幸福;大约60%说自己经常感到幸福。但是,如果你再绘制一张自1950年来忧郁症发病率图表,它的曲线就显示了一种正在增长的流行疾病。临床忧郁症是两代人之前的3-10倍(根据不同的假设)。哈佛医学院的若诺·凯斯勒最近的研究估计,每年,每15个美国人中有一人会经历一场严重忧郁症发作。这种忧郁症不是指心情恶劣,而是病重得几乎不能起床。我们钱袋和腰包里的钞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可我们并不比以前幸福。对不少人来说,更多的金钱会带来忧郁。为什么会这样?我们的祖母中有很多经历过经济大萧条和战争,她们当然会告诉我们:金钱买不到幸福。我们并不听她们的话。千千万万的人,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追求金钱可以买到的东西,而不是去参加能使生活更富于满足感的活动,如培养友情、帮助别人、建立精神观念。我们好像都知道金钱买不到快乐。《时代》调查问人们,什么是他们幸福的主要来源?金钱排行第十四。可是我们的所作所为,好像挥一挥信用卡,幸福就来了。宾州大学心理学家马丁·赛利曼说,有太多的美国人认为,昂贵的消费是“通向健康快乐的捷径”。但人们不擅于预测这些捷径会把他们引向何方。当然,有不少证据表明,贫穷会带来痛苦。鲁特·温霍文是鹿特丹依拉斯穆斯大学的社会学家,他做的几项研究表明,因为不断地遭受挫折和贫穷带来的压力,穷人(在欧洲指年收入在一万美元以下)是不幸福的。不过这一切我们早就知道了。

  文章来源地址: http://www.jingliren.org/hyzx/jrpd/5642.html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