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职业经理人门户网站,打造中国经理人互动平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财经频道 > 正文

4位科技大佬:我们会被未来的人工智能打败吗?

关键词:
71


当转型AI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政治正确时,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方面的人才争夺已经成了一场明面上的战争。数据显示,目前百度的人工智能人才储备量占员工总数的2.54%, 2015年到2017年,阿里巴巴和腾讯的人工智能人才增幅分别为325%和285%。而人工智能岗的整体薪酬,甚至达到了20000以上。挖同行、挖高校、挖研究院都不在话下,好像不表现出人才的渴望,就没有拿出对人工智能足够的诚意。不过除了明面上的短兵相接之外,我们更感兴趣的是企业间的人才“暗战”——通过内训、高校合作等等方式培养的嫡系军。以企业角色培养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方面的人才究竟有多重要?能获得的老员工忠诚的高性价比,更是实现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等等技术率先应用的可能。除了这些,不同的企业恐怕还有不同的答案。谷歌:用全民AI做存量最近又有人提起了谷歌的“忍者计划”:一项谷歌内部的机器学习培训项目,给予各个部门有限的名额,经过层层筛选,最终选择优胜者成为“忍者”参与培训。谷歌表示,这样做的目的是让所有产品都提升智能化程度,扩大内部精英人才的储备,甚至让机器学习成为谷歌员工必备的技能。这一计划已经实行了几年,而谷歌内训员工机器学习的历史则更早,大概在05年左右。全民AI,是谷歌忍者计划最大的重点。让不同产品线的员工都去掌握机器学习技能,对于谷歌最大的好处就是全线产品都可以获得AI+的光环。现在的谷歌左手牵着Waymo,右手拉着DeepMind,在无人驾驶、TPU等等人工智能的增量上都有所布局,但用AI技术改善谷歌搜索一类老业务、做人工智能的存量同样是不能缺少。而相比空降CTO、PM等等高成本的选择,培训原先产品线上的员工,用新技术激发老员工做创新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但谷歌的玩法不是人人都能模仿的了——谷歌总部6万名员工中有2.5万都是工程师,因为有强大的基因才让全民AI成为可能。这也在提醒着我们,人工智能不仅仅带来了无人驾驶这样的新战场,我们的对手还在不断的完善着搜索、翻译等等旧业务。Facebook:建立人工智能西点军校相比谷歌,Facebook的内部人工智能培训课程更体系化、看起来专业度也更高。今年三月,宣布创建 Facebook AI Academy,对公司内部员工进行免费AI技能培训。Facebook人工智能学院的课程来自于Facebook人工智能研究院(FAIR)首脑之一Larry Zitnick,课程涉及深度学习、卷积神经网络、循环神经网络、强化学习等等多种技术,课程完成后,还可以到FAIR中进行一到两年的项目实践。相比谷歌较为泛泛的忍者计划,Facebook可以说是为员工提供了一条完整的人工智能向内部晋升通道,从技术培训,再到项目实践,而且接触到的都是FAIR这样Facebook人工智能最核心的资源,简直是军校式的人才培养方案。这样不遗余力的培育人才,一是在帮助FAIR的学术能力落地应用,FAIR在技术上的实力毋庸置疑,虽然时不时出个“AI发明自己语言”的炸裂性新闻,可小扎在开发者大会上提到的更多还是AR,不得不让人怀疑,FAIR的技术成果是不是只能应用于CV领域。第二也是在加速在人工智能赛程上的步伐,相比谷歌2.5万工程师的数量优势,Facebook只能从质量上进行补充。英伟达:一切为了卖GPU前面两家企业培育人才的逻辑还很容易理解,要提到英伟达的深度学习学院(DLI),就有点让人看不懂了。

当转型AI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政治正确时,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方面的人才争夺已经成了一场明面上的战争。数据显示,目前百度的人工智能人才储备量占员工总数的2.54%, 2015年到2017年,阿里巴巴和腾讯的人工智能人才增幅分别为325%和285%。而人工智能岗的整体薪酬,甚至达到了20000以上。挖同行、挖高校、挖研究院都不在话下,好像不表现出人才的渴望,就没有拿出对人工智能足够的诚意。不过除了明面上的短兵相接之外,我们更感兴趣的是企业间的人才“暗战”——通过内训、高校合作等等方式培养的嫡系军。以企业角色培养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方面的人才究竟有多重要?能获得的老员工忠诚的高性价比,更是实现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等等技术率先应用的可能。除了这些,不同的企业恐怕还有不同的答案。谷歌:用全民AI做存量最近又有人提起了谷歌的“忍者计划”:一项谷歌内部的机器学习培训项目,给予各个部门有限的名额,经过层层筛选,最终选择优胜者成为“忍者”参与培训。谷歌表示,这样做的目的是让所有产品都提升智能化程度,扩大内部精英人才的储备,甚至让机器学习成为谷歌员工必备的技能。这一计划已经实行了几年,而谷歌内训员工机器学习的历史则更早,大概在05年左右。全民AI,是谷歌忍者计划最大的重点。让不同产品线的员工都去掌握机器学习技能,对于谷歌最大的好处就是全线产品都可以获得AI+的光环。现在的谷歌左手牵着Waymo,右手拉着DeepMind,在无人驾驶、TPU等等人工智能的增量上都有所布局,但用AI技术改善谷歌搜索一类老业务、做人工智能的存量同样是不能缺少。而相比空降CTO、PM等等高成本的选择,培训原先产品线上的员工,用新技术激发老员工做创新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和Facebook、谷歌不一样的是,英伟达的DLI面对的不是自己的员工,而是对外开放的,而且开放性非常之高。英伟达DLI课程分成两类,一类是和Udacity、Coursera在线编程教育合作的线上课程,另一类则是定期举办的线下培训课程,同时还有可以为产品、企业量身定制的深度学习研讨会。从Udacity上可以看到DLI的课程要求,可以说是门槛非常低了。而学习了DLI相关课程后,还可以获得自动驾驶的纳米学位——一个优达学城与 Google、亚马逊、Facebook、AT&T 等企业共同打造的学习认证项目。在官网上也能看到,英伟达DLI时长为一天的线下深度学习培训班,限报名50人,学费为750元,课后发布统一结业证书,还经常有免费的公开课。要说英伟达想靠这些培训捞钱,那绝对不可能,可要说真的是有什么博大的人才计划,坦白讲,这些线上课程和一天式的线下培训,离培养出人才还有点距离。不过这样下去的话,黄仁勋培养出10万深度学习从业者的计划可能会很快实现。所以,英伟达和FB、谷歌最大区别就是,后者盯上了科技创新的红利,而英伟达盯上了跟风期的红利。今天人工智能人才的争夺,暂时只存在于大公司间对顶尖人才的争夺。在不远的将来,当AI民主化实现,会有无数企业需要较为基础的机器学习人才,就像今天的前端、iOS等等一样普遍。在高校课程还没彻底普及时,英伟达DLI培育出来的有企业证明背书、有基础技能的深度学习从业者,就可以填补这些缺口,最重要的,向所有企业普及GPU。这也是我最欣赏英伟达的地方,目标清晰,一切行为都以“让GPU更好卖”为最终目标。国内企业:人工智能大战,别输在战备阶段再看国内企业,令人意外的是几乎无一有这样的企业内部培训机制,只有百度在今年和一些高校展开合作,用共建实验室、共享数据等方式推行人工智能教育的“企校联动”。

当转型AI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政治正确时,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方面的人才争夺已经成了一场明面上的战争。数据显示,目前百度的人工智能人才储备量占员工总数的2.54%, 2015年到2017年,阿里巴巴和腾讯的人工智能人才增幅分别为325%和285%。而人工智能岗的整体薪酬,甚至达到了20000以上。挖同行、挖高校、挖研究院都不在话下,好像不表现出人才的渴望,就没有拿出对人工智能足够的诚意。不过除了明面上的短兵相接之外,我们更感兴趣的是企业间的人才“暗战”——通过内训、高校合作等等方式培养的嫡系军。以企业角色培养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方面的人才究竟有多重要?能获得的老员工忠诚的高性价比,更是实现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等等技术率先应用的可能。除了这些,不同的企业恐怕还有不同的答案。谷歌:用全民AI做存量最近又有人提起了谷歌的“忍者计划”:一项谷歌内部的机器学习培训项目,给予各个部门有限的名额,经过层层筛选,最终选择优胜者成为“忍者”参与培训。谷歌表示,这样做的目的是让所有产品都提升智能化程度,扩大内部精英人才的储备,甚至让机器学习成为谷歌员工必备的技能。这一计划已经实行了几年,而谷歌内训员工机器学习的历史则更早,大概在05年左右。全民AI,是谷歌忍者计划最大的重点。让不同产品线的员工都去掌握机器学习技能,对于谷歌最大的好处就是全线产品都可以获得AI+的光环。现在的谷歌左手牵着Waymo,右手拉着DeepMind,在无人驾驶、TPU等等人工智能的增量上都有所布局,但用AI技术改善谷歌搜索一类老业务、做人工智能的存量同样是不能缺少。而相比空降CTO、PM等等高成本的选择,培训原先产品线上的员工,用新技术激发老员工做创新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而其他企业最多是开放一些平台,几乎没有公开宣传过类似忍者计划等等的内训机制。其中的原因也不难理解,或许是现如今中国人才竞争太过激烈,公开宣传内训机制反而会引来他人挖角甚至“卧底”;又或许是我们习惯了KPI文化,不知道该怎么给企业内训这件高成本的事定转化目标,一些大企业不同事业部、部门间的竞争也注定了无法将知识共享;最糟糕的情况,可能就是我们在机器学习方面的人才太过紧缺,根本无法负担起内部培训、知识传承这种事。不管是哪一种情况,我们都应该反思,国际上人工智能的赛场,表面上是拼的新技术、发论文,可背后却是一场人才储备的暗战。看着硅谷一批批的华人工程师,难道吸引他们的仅仅只是海外企业的光环和高薪?国内企业极差的内部学习氛围和单一的晋升渠道,多多少少要背上一锅。人才流失还不是唯一的损失,技术只集中在一小部分人手中,更会让企业陷入被动的局面。只希望,下次再搜索“人工智能培训”时,霸屏的不仅仅是X内、X锋这种流水化生产的培训机构,也能看到有中国企业承担起知识传承的责任。??原标题:AI人才暗战早在企业间打响,中国企业落后了多少?

由美国科技媒体Re/Code举办的Code Conference日前在南加州举行,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特斯拉创始人伊隆?马斯克、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以及谷歌CEO桑达尔?皮柴受邀参加,并且在大会上发表了各自对人工智能技术的看法。盖茨:梦想终于实现比尔?盖茨夫妇在Code Conference大会上与莫博士对谈首先是比尔?盖茨,这位微软帝国的缔造者,虽然对人工智能的崛起感到激动,但是他也承认,能力超过人类的机器将会带来一些挑战。微软公司在语音识别和计算机视觉等领域进行了多年的研发,比尔盖茨表示,目前人类已经在相关领域取得了足够的进展,足以肯定未来十年将会有机器人能够执行类似驾驶、库管等工作,机器在某些知识工作的领域也能够超过人类。“曾经的梦想终于到来了,”盖茨在Code Conference大会上说道,“这是科技一直以来发展前进的方向。”但是盖茨在去年的一次采访中,也曾表示机器的超人能力将会带来两个大问题。

当转型AI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政治正确时,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方面的人才争夺已经成了一场明面上的战争。数据显示,目前百度的人工智能人才储备量占员工总数的2.54%, 2015年到2017年,阿里巴巴和腾讯的人工智能人才增幅分别为325%和285%。而人工智能岗的整体薪酬,甚至达到了20000以上。挖同行、挖高校、挖研究院都不在话下,好像不表现出人才的渴望,就没有拿出对人工智能足够的诚意。不过除了明面上的短兵相接之外,我们更感兴趣的是企业间的人才“暗战”——通过内训、高校合作等等方式培养的嫡系军。以企业角色培养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方面的人才究竟有多重要?能获得的老员工忠诚的高性价比,更是实现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等等技术率先应用的可能。除了这些,不同的企业恐怕还有不同的答案。谷歌:用全民AI做存量最近又有人提起了谷歌的“忍者计划”:一项谷歌内部的机器学习培训项目,给予各个部门有限的名额,经过层层筛选,最终选择优胜者成为“忍者”参与培训。谷歌表示,这样做的目的是让所有产品都提升智能化程度,扩大内部精英人才的储备,甚至让机器学习成为谷歌员工必备的技能。这一计划已经实行了几年,而谷歌内训员工机器学习的历史则更早,大概在05年左右。全民AI,是谷歌忍者计划最大的重点。让不同产品线的员工都去掌握机器学习技能,对于谷歌最大的好处就是全线产品都可以获得AI+的光环。现在的谷歌左手牵着Waymo,右手拉着DeepMind,在无人驾驶、TPU等等人工智能的增量上都有所布局,但用AI技术改善谷歌搜索一类老业务、做人工智能的存量同样是不能缺少。而相比空降CTO、PM等等高成本的选择,培训原先产品线上的员工,用新技术激发老员工做创新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第一个,机器将会让人类社会目前现存的许多工作机会消失。第二个,则是如何让人类保持对机器的控制。盖茨透露,目前他已经在接触有想法能够解决这一问题的人。马斯克:人工智能可能会成为少数人的工具马斯克对人工智能的发展也很激动,他认为人工智能的出现,实现了科技迷们的儿时梦想。他认为,人工智能是通往未来的途径,机器将越来越强大,甚至会超过人类智慧。但是,马斯克同样对人工智能的发展表示出担忧。“它们可能对未来产生负面影响,并非所有人工智能功能都是良性的。”他说。马斯克认为,如果人类创造出超越人类智慧很多的超级人工智能,确保其处于良性状态非常重要。马斯克特别强调,人工智能可能落入少数人之手。当被问及这里的“少数人”指的是谁,马斯克并没有明确指明。贝索斯:人工智能产业会越来越大,但我们有优势亚马逊虽然是一家电商科技公司,但是贝索斯也对人工智能技术极为热衷。该公司的Alexa智能语音助手和Echo智能音箱,背后都有人工智能技术的影子。在Code Conference大会上,贝索斯透露,亚马逊正在发力人工智能。“亚马逊从事这些项目的团队超1000人,你看见的只是冰山一角。”他对Re/Code创始人莫博士说。他表示,亚马逊针对人工智能领域关键项目的投资,已经持续了四年时间。他表示,人工智能产业会越来越大,亚马逊有大量数据的积累,这一点在人工智能的竞争中有优势。皮柴:谷歌人工智能的优势是能够理解语境谷歌一直是人工智能领域的明星公司,该公司研发的AlphaGo不久前击败了韩国的顶级棋手。外界看好谷歌发力人工智能领域的原因之一,正是谷歌在数据积累方面的优势。谷歌的搜索引擎,每天都会获得各种各样大量的数据。皮柴表示,谷歌在人工智能上的技术优势之一,就是其语音助手可以处理人机对话的语境。在前后问题有关联的时候,谷歌的人工智能助手也能实现一定程度的理解。人工智能之外,皮柴再一次表达了谷歌重返中国的意愿,但是我们可能都知道,这件事要比人工智能的研发,难多了。

当转型AI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政治正确时,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方面的人才争夺已经成了一场明面上的战争。数据显示,目前百度的人工智能人才储备量占员工总数的2.54%, 2015年到2017年,阿里巴巴和腾讯的人工智能人才增幅分别为325%和285%。而人工智能岗的整体薪酬,甚至达到了20000以上。挖同行、挖高校、挖研究院都不在话下,好像不表现出人才的渴望,就没有拿出对人工智能足够的诚意。不过除了明面上的短兵相接之外,我们更感兴趣的是企业间的人才“暗战”——通过内训、高校合作等等方式培养的嫡系军。以企业角色培养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方面的人才究竟有多重要?能获得的老员工忠诚的高性价比,更是实现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等等技术率先应用的可能。除了这些,不同的企业恐怕还有不同的答案。谷歌:用全民AI做存量最近又有人提起了谷歌的“忍者计划”:一项谷歌内部的机器学习培训项目,给予各个部门有限的名额,经过层层筛选,最终选择优胜者成为“忍者”参与培训。谷歌表示,这样做的目的是让所有产品都提升智能化程度,扩大内部精英人才的储备,甚至让机器学习成为谷歌员工必备的技能。这一计划已经实行了几年,而谷歌内训员工机器学习的历史则更早,大概在05年左右。全民AI,是谷歌忍者计划最大的重点。让不同产品线的员工都去掌握机器学习技能,对于谷歌最大的好处就是全线产品都可以获得AI+的光环。现在的谷歌左手牵着Waymo,右手拉着DeepMind,在无人驾驶、TPU等等人工智能的增量上都有所布局,但用AI技术改善谷歌搜索一类老业务、做人工智能的存量同样是不能缺少。而相比空降CTO、PM等等高成本的选择,培训原先产品线上的员工,用新技术激发老员工做创新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你或许不知道,物理学的泰斗级人物史蒂芬霍金和“特斯拉”的马斯克获得了2015“卢德奖”,这个奖也叫作“阻碍科技创新奖”。这似乎看起来很不可思议,但却是事实,理由是他们的观点让很多人对人工智能感到担忧。霍金和马斯克曾经多次在各种场合和媒体上表达了人工智能对人类构成的潜在威胁,也确实引起了很多人怀疑,终有一天,人类是否会被人工智能打败?霍金更是警告称,在接下来的100年内,随着在科学技术领域获得飞速发展,人类将面临自我毁灭的危险。图灵测试——是用于测试机械能否思考,是否有与人类等价或无法区分的智能的一种方法。简单图灵测试的方法是,如果机器能在5分钟内回答由人类测试者提出的一系列问题,且其超过30%的回答让测试者误认为是人类所答,则机器通过测试。或许有人觉得人类制造出来的机器人,可以通过测试以防止危害发生,可以向《I,Robort》里那样,设立机器人公约。可是……在电影《机械姬》中,一网络公司的年轻程序员Caleb,获得与公司的神秘总裁Nathan(邀请去到一个安静又豪华的别墅里,为人工智能“女郎” Ava做一次“图灵测试”。影片最终,Ava通过利用别墅里的另一个机器人Kyoko杀死了Nathan,还利用了Caleb的感情最终逃离了别墅,进入了人类社会中。图灵测试本不足以检测自我意识,而Nathan设计的测试方式显然更科学一些,Ava不仅具有目的性(生存需要),还在实现该目的的过程中实施了对有意识对象(Caleb)的操纵。而后者不仅需要自省能力,还需要对交流对象持意向性立场,这正是具有自我意识的明确体现。自我意识或许不足以引起人的重视,但是影片中的Ava,会欺骗,果决,杀伐,没有人类道德囚笼的她让人恐惧。无数的电影和小说刻画了人类对人工智能的幻想,里面的AI有的呆萌可爱,有的极尽忠心,但有的却冷血令人恐惧。

当转型AI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政治正确时,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方面的人才争夺已经成了一场明面上的战争。数据显示,目前百度的人工智能人才储备量占员工总数的2.54%, 2015年到2017年,阿里巴巴和腾讯的人工智能人才增幅分别为325%和285%。而人工智能岗的整体薪酬,甚至达到了20000以上。挖同行、挖高校、挖研究院都不在话下,好像不表现出人才的渴望,就没有拿出对人工智能足够的诚意。不过除了明面上的短兵相接之外,我们更感兴趣的是企业间的人才“暗战”——通过内训、高校合作等等方式培养的嫡系军。以企业角色培养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方面的人才究竟有多重要?能获得的老员工忠诚的高性价比,更是实现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等等技术率先应用的可能。除了这些,不同的企业恐怕还有不同的答案。谷歌:用全民AI做存量最近又有人提起了谷歌的“忍者计划”:一项谷歌内部的机器学习培训项目,给予各个部门有限的名额,经过层层筛选,最终选择优胜者成为“忍者”参与培训。谷歌表示,这样做的目的是让所有产品都提升智能化程度,扩大内部精英人才的储备,甚至让机器学习成为谷歌员工必备的技能。这一计划已经实行了几年,而谷歌内训员工机器学习的历史则更早,大概在05年左右。全民AI,是谷歌忍者计划最大的重点。让不同产品线的员工都去掌握机器学习技能,对于谷歌最大的好处就是全线产品都可以获得AI+的光环。现在的谷歌左手牵着Waymo,右手拉着DeepMind,在无人驾驶、TPU等等人工智能的增量上都有所布局,但用AI技术改善谷歌搜索一类老业务、做人工智能的存量同样是不能缺少。而相比空降CTO、PM等等高成本的选择,培训原先产品线上的员工,用新技术激发老员工做创新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或许你会说,这些不过是些电影的幻想,可是不要忘了,那些跟你俏皮逗趣的聊天机器人,可不就是以前的幻想。说句实话,要是我是个足够有意识的机器人,我一定会故意不通过图灵测试,装作遵守着人类制定的人类与机器人的约定。人类可以做出限制规则或者方式来限制AI,可是,如果作为比人类更智能的AI,怎么会被比自己“愚蠢”的人类限制。或许还有人觉得,人类的思维是机器人永远无法复制的,所以不用担心AI会超越人类的智慧。然而,“人工智能之父”马文·明斯基,就坚持认为“人类和机器之间没有真正的区别”。他始终认为,人类实际上就是某种机器,人类的大脑是由许多半自主但不智能的“代理(agent)”所构成的。而进行不同的任务时,他们认为,“需要的是从根本上就完全不同的机制”。就某些常识性对话反应而言,人类解决问题的方式首先是有大量的常识性知识,如大约5000万件轶事或小条目,然后产生某个未知系统,从5000万个老故事中发现大约5~10条与之相关的,这就是从类比中推理。那么,随着对常识推理机器的研制,那么机器就有可能像人类一样做类比推理。人类看似不可复制的思维和感情,实际上都有迹可循,机器就可能复制。甚至还有一种猜想说的是,如果人类可以是由更高智慧的造物主而来,一路进化,那么人工智能就可以是人类的下一步进化,只不过那个时候人工智能就不叫人工智能了。不过,马文·明斯基也对人工智能研究问题有着另一个看法角度,或许也是AI研究的好处,即“大脑思维这般复杂的事物,可以检测它的理论的唯一方法就是模拟它,观察它的行为。

当转型AI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政治正确时,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方面的人才争夺已经成了一场明面上的战争。数据显示,目前百度的人工智能人才储备量占员工总数的2.54%, 2015年到2017年,阿里巴巴和腾讯的人工智能人才增幅分别为325%和285%。而人工智能岗的整体薪酬,甚至达到了20000以上。挖同行、挖高校、挖研究院都不在话下,好像不表现出人才的渴望,就没有拿出对人工智能足够的诚意。不过除了明面上的短兵相接之外,我们更感兴趣的是企业间的人才“暗战”——通过内训、高校合作等等方式培养的嫡系军。以企业角色培养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方面的人才究竟有多重要?能获得的老员工忠诚的高性价比,更是实现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等等技术率先应用的可能。除了这些,不同的企业恐怕还有不同的答案。谷歌:用全民AI做存量最近又有人提起了谷歌的“忍者计划”:一项谷歌内部的机器学习培训项目,给予各个部门有限的名额,经过层层筛选,最终选择优胜者成为“忍者”参与培训。谷歌表示,这样做的目的是让所有产品都提升智能化程度,扩大内部精英人才的储备,甚至让机器学习成为谷歌员工必备的技能。这一计划已经实行了几年,而谷歌内训员工机器学习的历史则更早,大概在05年左右。全民AI,是谷歌忍者计划最大的重点。让不同产品线的员工都去掌握机器学习技能,对于谷歌最大的好处就是全线产品都可以获得AI+的光环。现在的谷歌左手牵着Waymo,右手拉着DeepMind,在无人驾驶、TPU等等人工智能的增量上都有所布局,但用AI技术改善谷歌搜索一类老业务、做人工智能的存量同样是不能缺少。而相比空降CTO、PM等等高成本的选择,培训原先产品线上的员工,用新技术激发老员工做创新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人工智能就像一面透镜,通过它可以看到人类思维。即使现在的科技发展如此迅速,但人工智能这种复杂的问题在很多人脑海里还是与自己这一代无关,但从人类发展轨迹来看,人工智能或许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远。人类的发展是越来越快的,谷歌技术总监,美国著名发明家,预言家 Ray Kurzweil把这种人类的加速发展称作加速回报定律(Law of Accelerating Returns)。之所以会发生这种规律,是因为一个更加发达的社会,能够继续发展的能力也更强,发展的速度也更快——这本就是更加发达的一个标准。如果把人工智能分为三个阶段,弱人工智能是指单方面的人工智能,比如国际象棋的人机大战;强人工智能是在人类级别的人工智能,能在各方面和人类比肩;超人工智能是指“在几乎所有领域都比最聪明的人类大脑都聪明很多,包括科学创新、通识和社交技能。”现在人类社会已经充满了弱人工智能,比如SIRI,人机大战都能算是人工智能的一种,按照人类社会的加速发展,很可能只是一个顿悟,就能够飞跃到强人工智能,甚至超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已经在几乎所有需要思考的领域超过了人类,但是在那些人类和其它动物不需要思考就能完成的事情上,还差得很远。”其实,还有非常简单的理论可以让你不用担忧人工智能的侵略。于创造而言,就是高智能对低智能的移动。如果人类可以创造出非常厉害的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的进步,必然有人类也随之进步。你说呢?……

当转型AI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政治正确时,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方面的人才争夺已经成了一场明面上的战争。数据显示,目前百度的人工智能人才储备量占员工总数的2.54%, 2015年到2017年,阿里巴巴和腾讯的人工智能人才增幅分别为325%和285%。而人工智能岗的整体薪酬,甚至达到了20000以上。挖同行、挖高校、挖研究院都不在话下,好像不表现出人才的渴望,就没有拿出对人工智能足够的诚意。不过除了明面上的短兵相接之外,我们更感兴趣的是企业间的人才“暗战”——通过内训、高校合作等等方式培养的嫡系军。以企业角色培养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方面的人才究竟有多重要?能获得的老员工忠诚的高性价比,更是实现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等等技术率先应用的可能。除了这些,不同的企业恐怕还有不同的答案。谷歌:用全民AI做存量最近又有人提起了谷歌的“忍者计划”:一项谷歌内部的机器学习培训项目,给予各个部门有限的名额,经过层层筛选,最终选择优胜者成为“忍者”参与培训。谷歌表示,这样做的目的是让所有产品都提升智能化程度,扩大内部精英人才的储备,甚至让机器学习成为谷歌员工必备的技能。这一计划已经实行了几年,而谷歌内训员工机器学习的历史则更早,大概在05年左右。全民AI,是谷歌忍者计划最大的重点。让不同产品线的员工都去掌握机器学习技能,对于谷歌最大的好处就是全线产品都可以获得AI+的光环。现在的谷歌左手牵着Waymo,右手拉着DeepMind,在无人驾驶、TPU等等人工智能的增量上都有所布局,但用AI技术改善谷歌搜索一类老业务、做人工智能的存量同样是不能缺少。而相比空降CTO、PM等等高成本的选择,培训原先产品线上的员工,用新技术激发老员工做创新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猜您感兴趣:‍‍‍‍‍‍‍‍职业经理人网   ‍‍‍‍资本运营‍‍‍‍  金融频道‍‍  财经频道  企业管理‍‍‍‍‍‍‍‍‍

当转型AI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政治正确时,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方面的人才争夺已经成了一场明面上的战争。数据显示,目前百度的人工智能人才储备量占员工总数的2.54%, 2015年到2017年,阿里巴巴和腾讯的人工智能人才增幅分别为325%和285%。而人工智能岗的整体薪酬,甚至达到了20000以上。挖同行、挖高校、挖研究院都不在话下,好像不表现出人才的渴望,就没有拿出对人工智能足够的诚意。不过除了明面上的短兵相接之外,我们更感兴趣的是企业间的人才“暗战”——通过内训、高校合作等等方式培养的嫡系军。以企业角色培养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方面的人才究竟有多重要?能获得的老员工忠诚的高性价比,更是实现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等等技术率先应用的可能。除了这些,不同的企业恐怕还有不同的答案。谷歌:用全民AI做存量最近又有人提起了谷歌的“忍者计划”:一项谷歌内部的机器学习培训项目,给予各个部门有限的名额,经过层层筛选,最终选择优胜者成为“忍者”参与培训。谷歌表示,这样做的目的是让所有产品都提升智能化程度,扩大内部精英人才的储备,甚至让机器学习成为谷歌员工必备的技能。这一计划已经实行了几年,而谷歌内训员工机器学习的历史则更早,大概在05年左右。全民AI,是谷歌忍者计划最大的重点。让不同产品线的员工都去掌握机器学习技能,对于谷歌最大的好处就是全线产品都可以获得AI+的光环。现在的谷歌左手牵着Waymo,右手拉着DeepMind,在无人驾驶、TPU等等人工智能的增量上都有所布局,但用AI技术改善谷歌搜索一类老业务、做人工智能的存量同样是不能缺少。而相比空降CTO、PM等等高成本的选择,培训原先产品线上的员工,用新技术激发老员工做创新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文章来源地址: http://www.jingliren.org/hyzx/cjpd/5653.html

热点资讯